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六章 眼球

作品:沉默泰坦|作者:天瑞说符|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10-10 22:25:47|下载:沉默泰坦TXT下载
  江子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然后把P3实验室的大门给封上了,不再允许任何人进入实验室。

  这个黑球太邪门,江子不能让任何人再接触它,至少在暴风雪号飞船抵达之前,这个黑球都必须隔离起来。

  他可不管什么唯物不唯物,作为站长,他必须保证卡西尼站内每个人的生命安全。

  大厨把晚餐端了上来,每人一份,众人坐在桌子周围沉默地吃喝,他们翻遍了整座卡西尼站,找了整整一下午,仍然一无所获。默予呆呆地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烤牛肉,把牛肉一块一块地切碎,崖香坐在她的身边,轻轻扯了扯她的衣服,“默予姐。”

  默予惊醒,“嗯?怎么了?”

  “那个……楼齐先生究竟出什么事了?”崖香问。

  默予摇了摇头。

  “以后你们也都别碰那个球了,P3实验室也别进去,再有人出问题,我负不起责。”江子吃完了晚饭,把筷子一撂,“研究再重要,也没命重要。”

  “那楼齐的事不管了?”梁敬问。

  “人都没了,还管什么?”江子说,“你有办法把楼齐找回来?”

  “没有。”梁敬摇头。

  他是实话实说,谁也不知道楼齐到什么地方去了,默予坚定地认为这个黑球可能是个四维空洞或者虫洞,虫洞的另一头连接着一个未知的世界。

  但梁敬跟她说,根据目前的理论计算,即使这个球真的是个虫洞,那么以人类的身体强度,也是绝无可能活着通过虫洞的,人体会在虫洞中被巨大的引力和能量撕碎。

  “大过年的,出这种事。”江子擦了擦嘴,“我怎么跟上级交代?多少年没出过伤亡了,一出就出两个。”

  “楼齐不一定真没了。”大厨插嘴,“他暂且只能算是失踪。”

  “在土卫六上失踪,跟死了有什么区别?”江子说,“过去这些年,十八个人里有九个到现在都还是失踪,但是也没人真指望还能找到他们。”

  “楼齐是在卡西尼站内失踪的。”大厨纠正。

  “没有区别,我们找遍了卡西尼站都没看见人,难道他现在还能藏在我们的桌子底下不成?”江子反问,“明天我们就能把通信系统修好,看地球方面怎么处理。”

  梁敬和大厨默然无语,如果有一线希望,他们也希望能把楼齐找到,可楼齐的失踪实在是过于蹊跷,让人摸不着一点头脑,一个七十公斤的成年人,怎么会消失得干干净净?他们在P3实验室里像刑侦取证那样仔细搜查,都找不到丝毫痕迹。

  “从今天开始,谁都别碰那个球。”江子在饭桌上再次强调,眼神微微偏向梁敬,“千万别碰。”

  梁敬知道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让他就此放弃这个球他很不甘心,梁敬在地球上时就是个科学疯子,为了研究敢跳进火山口。黑球对他来说有致命的吸引力,对于某些人来说,未知是一种莫大的诱惑,所谓好奇心害死猫,说的就是他这类人。

  梁敬的忘我精神在江子看来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现在除了梁敬之外,也没其他人敢动那个黑球了。

  “知道了知道了,出了这档子破事,谁还会去碰那个球?”大厨挥了挥手,“等明儿修理好了通信塔,催暴风雪号赶紧过来,要么把我们带走要么把球带走,我可不想跟那个球共处一室。”

  “梁敬?”江子看向梁敬。

  “知道了。”梁敬吞下了一大口米饭。

  “为什么不问问我?”默予跳了出来。

  “你不会去的吧?”江子翻白眼。

  “不会。”

  ·

  ·

  ·

  吃过晚饭,默予和崖香回房间休息,最近两天这俩人每天晚上都睡在一起,崖香很显然喜欢抱着默予睡,用她的话来说,抱着默予的触感就像是超大号的毛绒玩具熊。

  默予觉得这是在说自己胖。

  但她其实也乐于有个人陪自己睡,一个人睡觉时容易做噩梦。

  到目前为止她仍然不知道自己出现幻觉的原因,大厨无奈之下给她开了一些神经温养剂,三精牌,蓝瓶的,喝起来像是葡萄糖——后来她发现主要配方就是葡萄糖,这东西是大厨拿来糊弄她的,所谓温养神经,不过是安慰剂效应。

  “默予姐,那个黑球究竟是什么东西啊?”崖香问。

  她走在默予身边,这些问题在饭桌上不好提及,现在只有她们两个,崖香终于有机会了。

  “天知道是什么东西,说不定是什么玩意的眼珠子呢?”默予耸耸肩,“我看那个黑球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像是在盯着什么东西的眼睛。”

  “眼珠子?”

  崖香伸手抓住默予的胳膊。

  “其实我觉得那个黑球更像是个四维空洞或者虫洞,要不然楼齐到哪儿去了?那么大一个人呢,就算是瞬间超高温火化了也有把灰吧?”默予悠悠地说,“所以黑球内肯定存在一条通道,通向未知的地方,然后有一些未知的生物存在。”

  “真的吗?”崖香很惊奇。

  “猜测。”默予扭过头来,吓唬崖香,“你那么好奇?说不定是吃人的怪物呢?长着密密麻麻的眼睛,尖牙利齿,口水直流,在墙壁上爬来爬去,楼齐打开了通道的开关,那个怪物因此从黑球里逃了出来,所以他第一个被吃了,现在怪物正潜伏在卡西尼站内的什么地方,伺机而动,我们都是它的猎物……”

  崖香的神情越来越惊恐,“别说了别说了默予姐。”

  默予还不肯停下,“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它就从暗处钻出来专门找行动落单的人,一口把他吞掉,然后跟嚼脆骨肠一样大嚼特嚼……”

  “默予姐!”崖香被吓到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默予大笑,崖香是个胆子小的姑娘,不敢听这种故事,“开玩笑而已啦,开玩笑而已,不用当真……”

  “嘻嘻。”

  默予头皮一麻,汗毛直竖,陡然停住了脚步。

  “默予姐?”

  “没什么,没事……”

  默予回头四望,身后是空荡荡的走廊,尽头是大厅的门,走廊上空无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