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77章:龙博再败

作品:镇国上将军|作者:黑风土匪|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12-05 18:24:45|下载:镇国上将军TXT下载
  龙博还在领兵追击汪斌,不管他怎么加快速度,距离青山军的位置,始终有一两天的路程,很显然,这是汪斌故意为之,不让龙博追上,也不让他跟丢了。

  中路大军是汪斌麾下三路军队中的主力,器械营和骑兵营都是跟随中军行动的,有骑兵营帮忙,器械营才能跟得上大军的行进速度。

  将麾下军队分成三部分后,汪斌主动放慢了速度,让龙博将他作为追击目标,掩护其他两路大军折返回去。

  而龙博知道汪斌的位置,也舍弃了其他青山军,眼里只有汪斌,他要在龙山帝国的土地上,将汪斌给擒拿住,以挽回他的名声和威望。

  龙山军先锋军,兵力与汪斌的中路军差不多,所以为了安全起见,龙博去信给龙游,请求调集大军包围汪斌,逼迫汪斌继续冲向龙城方向。

  龙博的用心不可谓不险恶,他要把汪斌逼入死地,让汪斌输的明明白白。

  只要能拿下汪斌,整个青山边军的士气将会骤降,他们龙山精锐便可以长驱直入,杀进青山帝国。

  只可惜,汪斌早有打算,表面上,他还是往龙城方向“逃遁”,实际上斥候们已经在寻找返回的路。

  为了迷惑龙博,汪斌还特意让文坤丢弃一些大型器械,表示他们“逃”的很慌张,一些拖累行军速度的物件只好丢弃掉。

  “龙博大军到什么位置了?”

  新月城城头上,汪斌眺望远方,远处峰峦叠嶂,云雾缭绕,看得不够真切。

  “将军,大概还有半天路程。”

  张雄回答道。

  新月城里,只有汪斌和张雄带领的五千骑兵,他们将在这座城里等待龙博杀过来。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龙博的目标一直是汪斌,只要汪斌在城里,龙博一定会领兵围过来,只要龙博围拢过来,中路军将士就可以趁机避过龙山军的包围,从容往后退去。

  这么做的代价是汪斌和张雄还有五千骑兵将成为诱饵,在新月城吸引敌军,虽然危险,但必须要这么安排。否则中路军很难摆脱龙博的追击,无法摆脱龙博,就没办法从容安排进攻关卡。

  为了打通关卡,汪斌只能带领骑兵营冒这次险。

  “让将士们都做好准备,一会儿龙山军攻城,马上就撤退。”汪斌说道。

  “将军,我们骑兵营不用打一仗再退吗?”张雄有些不乐意,看到敌军杀来就望风而逃,这可不是他骑兵营的作风。

  在他看来,龙山军或许会来很多,但是他们是骑兵,龙山步卒拿他们根本没有办法。

  “别忘了,龙博麾下的龙牙军团专克你的骑兵营,而且龙牙军团都是武者组成,碰上非死即伤,你们骑兵营的作用是冲阵杀敌,不用去做无畏的牺牲。”汪斌说道。

  留骑兵在身边,一来是造声势吸引龙博,二来是震慑城内的龙山帝国百姓,虽然给龙山百姓分过粮食,但是真正打起仗来,这些百姓还是会现在龙山军一方。

  不然的话,汪斌完全可以一个人待在城里,等龙博过来大打一场。

  他也知道,如果只有他一个人,龙博不会舍弃中路军士卒,专门来包围他。

  总要留些战力强的将士在身边,让龙博不得不带领大军过来。

  五千人守一座新月城,完全够了,龙博要夺城,按照十而围之的战法,需要五万人才行。

  汪斌的话,张雄不敢反驳,不管怎么说,他们愿意陪主将冒险,汪斌要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不给汪斌添乱。

  “将军,你是不是跟我们一起撤走?”张雄看到汪斌不停的擦拭奔雷战刀,小心翼翼的问道。

  一般情况下,汪斌不会擦刀的,只要有这种动作,说明汪斌即将要大杀一场。

  作为部将,张雄当然希望与自家将军一起并肩作战,只是刚才汪斌说了,龙山军过来,他们骑兵就得撤退。

  “留本将一匹战马,打完龙博后,本将自会前往与你们汇合。”

  汪斌很平静,就想说着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末将请战,与将军共进退!”

  听到汪斌的话,张雄哪里还不明白,自家将士这是要一人面对一支大军。

  热血沸腾的张雄,立即躬身行礼,他要请战,他要与自家将军一起在城头上杀敌。

  “你不能留下,你得带着骑兵营去追小石头他们,护住他们的左右两翼,我们的目标是龙山边境的关卡,其他地方不能走多余的损耗。”

  汪斌自然是拒绝张雄的请战要求,并不是张雄和他的骑兵营不够资格,而是确实没有必要。

  他一个人面对龙博,想战便战,想走就走,尽管龙博为是半步宗师,但也留不住想走的汪斌。

  出于对自身实力的认可,汪斌才敢做出这样的决定,所以张雄不能留下,张雄和骑兵营的任务,就是吸引龙博过来而已,任务完成,他们必须得撤退。

  中路军还需要他们保护两翼的安全呢。

  “是,将军!”

  汪斌没有答应,张雄心里虽然不甘,但也没有继续请战,汪斌从来说一不二,作为部将,张雄知道什么时候该坚持,什么时候该听命行事。

  从上午等到中午,龙博终于带领大军来到新月城,当看到汪斌一人独立城头时,龙博笑了,他笑得很开心,汪斌敢停下来等他,当真是不知所谓。

  “汪斌,你准备以一己之力对抗我麾下五万大军?”

  龙博扯着嗓子喊道,尽量让每个将士都听见。

  城头上除了汪斌外,并没有其他青山士卒,连旗帜都没有一面。

  “四皇子殿下,许久没有与你切磋,手痒得紧,可有兴趣与本将大战一场?”

  汪斌在城头上,不卑不亢,身躯站得笔直,背后的血色披风被风吹起,不停飞扬,摘下头盔,他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哈哈,汪斌你可想好了?本皇子麾下有五万大军,只要一拥而上,新月城弹指间就破了,待本皇子拿下城池,再与你战上一场如何?”

  龙博笑着下令攻城,龙山大军刚要行动,城门自己打开了,开城门的正是张雄的骑兵营。

  骑兵营出城,准备攻城的龙山军梯队立马摆出防御阵容,被骑兵冲锋可不是好玩的。

  不过让人大跌下巴的是,青山军骑兵并没有发动冲锋,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沿着护城河就这么跑了。

  “汪斌,你被麾下的骑兵抛弃了吗?”龙博有些反应不过来,骑兵出城,不反冲他的阵型,居然就这么走了?

  “抛弃?青山军将士从来都是不离不弃,待本将与四皇子殿下斗上一场,就去会将士们汇合。”

  汪斌懒得与龙博多说,直接从城头山飞身而起,直冲龙博所在。

  “保护四皇子!”

  龙山精锐见汪斌冲来,在龙博周围,立即构筑了一座盾阵,将龙博保护在后方。

  轰!

  一记拔刀斩,盾阵四分五裂!

  在半步宗师面前,盾阵的防御跟纸糊的没有多大区别,即便构筑盾阵的将士是龙牙军团也一样。

  拔刀斩的威力,并不是几个武者顶盾就能拦下的。

  “几日不见,汪将军实力更胜从前!”龙博并没有从盾阵里面出来,以前他就打不过汪斌,现在也不准备与汪斌一对一单挑。

  汪斌一个人冲过来,明摆着是想拖住他,不让他去追击那支骑兵。

  龙博其实也没把那支骑兵放在眼里,拦下五千骑兵的价值,远不及时擒下龙博的价值高。

  所以,龙博真正想的是,怎么把汪斌拦下来,不让他逃离。

  城门大开的新月城,已经没有进攻的必要,城里的青山骑兵已经离开,只剩一个汪斌面对他们五万大军。

  “将他围住,擒下!”

  龙博下令,龙牙军团立即将汪斌围拢在新月城外,里三层外三层的将他围在中心位置。

  龙博不敢与汪斌交手,不过龙牙军团人多势众,又是枪盾一体,把汪斌围住,成功擒住的几率很大。

  龙博握紧拳头,汪斌太过自负,妄想一己之力抗衡他五万大军,他会让汪斌知道,什么叫作螳臂当车。

  龙牙军团形成层层叠叠的盾阵,向中心位置的汪斌压迫而去,不断积压汪斌可以活动的空间。

  龙博没有动手,汪斌心里有些失望,同级别武者的较量,龙博都是放弃了,如果换成是他围住龙博,一定会自己冲上来,亲自擒拿对方。

  不过转念一想,龙博自从对上自己后,好像还没赢过哪怕一次,这回为了稳妥,龙博让龙牙军团出手也无可厚非。

  只是,龙牙军团虽然都是武者,但是想围困他这个半步宗师,还是差了些火候。

  “破妄斩!”

  一圈环形刀光斩出,最内圈的龙牙军团士卒被扫飞,特制的盾牌也挡不住奔雷战刀的刀锋,一些盾牌承受不住刀光中蕴含的刀力,在被斩中时,纷纷炸裂开来。

  “波涛汹涌!”

  又是一招群战刀法,虚空中想起狂风骇浪之音,靠近汪斌的龙牙军团士卒张目四望,想找出攻击的位置,不过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汪斌的刀力已经如同巨浪一般打在他们身上。

  人影抛飞,惨呼声不断,龙牙军团围攻汪斌的战斗,从一开始就跟激烈,不过这种激烈对于龙山精锐来说,有些丢脸。

  平时在他们身前作威作福的龙牙武者,在汪斌的刀下,表现得还没有他们好。

  一群宗派武者,竟然在一名敌将的手里被打得无法还手,简直是耻辱。

  因为身边没有自己人,汪斌在包围圈里面真正的放飞自我,刀法怎么舒服怎么用,刀气,刀光随意挥扫。

  他是打得爽了,龙牙军团就很凄惨,自成军以来,他们还是第一次收到这种折磨。

  刀宗的弟子,战斗方式本来就很奔放,何况汪斌还是刀宗圣子,战斗力强得可怕。

  一道几仗长的刀光横扫,一圈的敌人至少倒下一半,一阵刀气四射,围攻的龙牙军团士卒就会损失几个人。

  这种本应该被压制的战斗,生生被汪斌打成了优势局,战斗局面被他给掌控住了。

  “四皇子殿下,你还不出来吗?”

  汪斌看向龙博,想逼他出来打一场,不过龙博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管怎么样,都不出来与汪斌一对一战斗。

  直突中军,汪斌只有一个人,不太方便去做,而且也力有未逮,龙山军怎么说都有五万人,一个人突进中军大阵,实在有些夸张。

  龙博不出战,汪斌除了表示鄙夷外,没有其他办法。

  打了半个时辰,将龙博麾下的龙牙军团打得乱七八糟,汪斌看了看天色,暗暗计算张雄他们撤退的距离。

  战八方刀法一出,龙牙军团的包围圈无法继续围困汪斌,撕开一道缺口后,汪斌闪身飞上城头……

  “想不到四皇子殿下今日竟会让本将失望,既然皇子殿下不愿意切磋,那本将便不奉陪了,新月城完好无损,现在就还给殿下。”

  汪斌说完,跳进城池,骑上张雄早就备好的战马,汪斌从西城门冲了出去,龙博拦截不及时,只能看着汪斌撤走。

  龙山精锐的士气,因为龙博的胆怯而下降,但是因为龙博是皇子,将士们嘴上是不敢说什么,但是心里却鄙夷着这个四皇子。

  战场上怯战,怎么能带领先锋军呢?

  龙博可不管将士们怎么想,总之他很生气,因为龙牙军团都是武者组成,这么多人居然拦不住汪斌。

  新月城外二十里,张雄频频望向后方,他的将军还没过来,他不能继续往前了。

  踏踏~踏踏~

  清脆的马蹄声传开,张雄不禁面色一喜,只有一匹战马,必定是他家将军无疑。

  果然,战马冲过来,马背上的不是汪斌又是谁?

  “将军又把龙博打败了?”

  张雄不知道自己要问一个“又”字,可能是他看到汪斌胜利的次数太多,已经麻木了。

  “哈哈,龙博这厮在大军阵前不敢出战,让龙牙军团与本将厮杀,最后杀的没劲儿,就过来找你们了。”汪斌笑道。

  “末将就知道将军一定会赢,区区龙博算什么,就算是龙帝来了,也拿将军没办法。”张雄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