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37章 宝钗生日(三——为“任他随聚随分”盟主贺)

作品:红楼大贵族|作者:桃李不谙春风|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12-05 18:24:41|下载:红楼大贵族TXT下载
  正文

  大观园,秋爽斋,晓翠堂廊下,宝钗以一首曲目,及大方得体的行事风度,获得了众位长辈的暗赞。

  连贾母也不得不承认,相比之下,自家的这些孙女们,在这一点上,皆不如宝钗。

  恰巧元春亦知今日是宝钗的及笄生辰,特意遣了宫人,送来御酒以及贺仪。

  贾母乃命小戏暂歇,叫人将东西呈上来。

  酒且罢,且说那贺仪,乃是:宫扇一柄,红麝香珠两串,凤尾罗二端。

  贾母看了,笑道:“到底还是她疼这些表姐妹,这几样东西,连我见了都眼馋。”

  于是命宫人下去吃酒,又让鸳鸯将礼盘呈与宝钗。

  贾母说眼馋自然是说笑,为的是点明这些东西的珍贵。

  而薛家乃皇商,宝钗亦是经常见到御用之物的,她比旁人更加知道那红麝香珠及凤尾罗的珍贵。

  况且另有一层意思,元春乃是贾宝玉的姐姐,她亲自赐的东西,对她而言,意义又是不一样。

  因此接过贺仪来,一时都有些出神。贾母等见了自然不会觉得不妥,被娘娘亲赐生辰礼,是一种荣耀,宝钗表现的越加珍视越好。

  湘云坐在旁边,她是个禁忌比较少的人,也不管是不是娘娘赐的东西,只待宝钗坐下,问了一句就拿起那麝香珠子来把玩。

  宝钗笑让她取走。

  “林姐姐,你瞧瞧好看不好看?”

  湘云赞美了两句,又将其中一串递到旁边黛玉面前,偏头问她。

  黛玉瞥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别过头。

  好看又如何,她才不稀罕。

  湘云又讨了个没趣,只是一努嘴,又转身和宝钗道贺,然后探春等也围过来。湘云这才找到说话的人,姐妹几个就叽叽喳喳说笑了好几句。

  旁边贾母看薛姨妈目光盈盈,忽笑道:“说起来,宝玉前几日闹得最凶,说什么要给她宝姐姐过生日,还定要赶在搬进园子里之后。

  谁知道,竟是个只说不做的,这会儿了还没回来。”

  薛姨妈便回:“老太太说笑了,他是爷们家,又在宫里当差,他的事重要,宝丫头过个生儿又算得了什么。”

  王熙凤张罗了一阵,又坐下吃了几杯酒,正铆足了精神等着说话,听闻此言哪里有不凑趣儿的?只听她高声接道:

  “老祖宗说的可不是,三天前宝兄弟就嚷着要给宝丫头过生日,结果他做了什么?连这几桌酒席,几班戏,还都是央告我给张罗的!

  要不是看在老祖宗的面子上,我才不帮他呢,凭什么好处和名声全部都给他占了,这受苦受累的活都留给我?”

  贾母笑骂道:“哦,给你妹妹张罗几桌酒席就委屈着你了?

  你要嫌累,下次认真我就换别人了,你珠大嫂子,珍大嫂子还有蓉儿媳妇,哪个不比你强?

  真当用你几回,你就还拿捏上了?”

  王熙凤顿时做出有理说不出,有理不敢说的表情,惹得众人皆笑。

  “宝二爷来了。”

  只听外头丫鬟一声叫唤,众人皆看过去。

  一身淡青色浅纹锦袍,腰系蓝玉梅花暗扣腰带,脚踏紫青仙鹿皮靴,身形纤长,面容俊逸,风采卓然的贾宝玉,信步走进来。

  他这一身素雅而不失贵气,鲜亮而不显张扬的打扮,加上他一副永远面带温和笑意的俊秀面庞,只叫堂前众人,纷纷睁大了眼睛。

  好些,都将这般模样的他爱到了骨子里。

  贾宝玉走过来,看众人有些发呆,他又扫视了一番席面和戏台,然后笑言:“看来我还没来晚,酒席和小戏都还未散。”

  他这一说话,好些人才回神。

  贾母等自是出言玩笑他几句,就叫他赶紧入席,免得耽误她们看戏……

  湘云却猛然跳出来,在贾宝玉即将走进席面之前拦住他。

  “你待如何?”

  贾宝玉居高临下,觑视着小丫头片子。

  湘云却不怕他,仰着脖子道:“是你最早说要给宝姐姐过生日,还特意嘱咐我们提前准备好礼物!如今咱们都给宝姐姐送了礼物,连娘娘刚才都特意送了三样东西来!

  二哥哥,你给宝姐姐准备的礼物呢?你本就来迟了,要是连礼物也忘准备了,今儿是定不能入席的。”

  湘云仗着贾母疼爱,敢当众质询贾宝玉。

  而贾母等人素知他兄妹之间亲近,也不以为意,只是笑看贾宝玉会如何应对。

  对贾母王、夫人而言,看小辈儿们玩闹说笑,也是一种愉快的消遣。

  贾宝玉淡淡道:“你拦不住我的。”

  湘云一听,以为贾宝玉要耍赖,想也没想就张开双臂抱住他,为的是不让他跑。

  她这较真的模样,也让众人忍俊不禁。

  湘云是没思虑周全,所以才这般。此时看贾母等皆不以为意,她也就将错就错了,继续道:“不行,今儿你要拿不出礼物来,坚决不能入席!”

  贾宝玉似无可奈何的一叹,然后宠溺的拍了拍她的脑袋,示意她先松开。

  湘云倒是听话的松开了,只是神情戒备,显然她并不是单纯的开玩笑,而是真的要贾宝玉拿出东西来才能过关。

  而身后的众人也是笑看着,连宝钗也略有期待的望着。

  如此贾宝玉才道:“好了,真是拿你没办法,你还真当我没为宝姐姐准备礼物?

  我不过是想留个悬念和惊喜,再说,我刚来,你也不让我先吃口酒,真是越大越不乖巧了。”

  湘云被说的脸一红,却还是道:“只要你把礼物拿出来,不对,还要宝姐姐说好,然后,大不了等会我亲自给你倒酒好了。”

  贾宝玉就笑了,给了她一个说定的眼神,然后回头冲着廊檐下一个丫鬟点点头。那丫头会意,立马便跑没影了。

  这样,别说湘云了,连其他人都奇了。

  探春问道:“二哥哥,你究竟给宝姐姐准备的什么礼物,还弄得这么神秘?”

  “马上你就知道了。”

  贾宝玉瞅着湘云没注意,已经坐下。湘云已知贾宝玉的礼物即将出现,倒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果然没一会,就见怡红院的几个大丫头,以袭人为首,合力抬着长长的一方东西过来,只因为上面用红绸子盖着,她们看不见是什么东西。

  袭人等抬着东西来到阶前站立。湘云顿时忍不住,跳下去,在袭人的“小心”提示中,悄悄掀起一角偷看了一眼,然后众人明显看到她眼睛一亮。

  贾母笑道:“既然都拿过来,就别卖关子了,还不揭开让大家瞧瞧你给你宝姐姐准备的什么样的礼物。”

  贾宝玉笑着吃了一口酒,回头看了黛玉一眼,见她目不转睛的凝望着,他想了想,笑对湘云道:“既然你这么积极,我就满足你,让你来揭幕好了。”

  “嘻嘻。”

  湘云顿时像是得了多大的彩头似的,还下意识的搓搓手,然后双手捏住两边的绸子,慢慢将其揭开,露出里面崭新锃亮的一把木琴。

  “哇,好漂亮的,好干净的一张琴……”

  三春姐妹等情不自禁的发出赞美,然后纷纷走下席去,站在湘云身边,共同观摩。只是,都不大敢伸手去碰,因为太精致漂亮了!

  她们怕一不小心就给碰坏了。

  她们几个围上去,遮住了很多人的视线。

  王熙凤直接就站起来,扬着脖子好生瞧了瞧,竟道:“还以为什么稀罕物,不就是一把普通的琴嘛,也值得你藏着掖着的!”

  贾宝玉就瞥了她一眼,一心想要挑错的人,再好的东西也堵不住她的嘴。

  薛姨妈倒像是识货的,她笑道:“凤丫头不知道就不要乱说,这把琴的造型这样流畅自然,绝非外面的市外货。

  而且我看它面板也是用极上等的桐木炮制而成,底板好像也是用的紫光檀,还有上面镶嵌的暖玉等,单是造价,我看也低不了。

  宝玉,这琴你从哪里弄来的?定费了不少心思,难为你为你宝姐姐还淘神去弄这些个。”

  “姨妈好眼力!”

  贾宝玉拍了一句马屁,然后笑道:“其实也没费什么功夫,我只是按照心中的想法,请的北城一个叫做什么‘千绝琴’的老筑琴师现制的。

  本来我开始想的是,寻摸一把传世名琴,像什么‘绿绮’、‘焦尾’之类的古琴送给宝姐姐作为及笄礼。

  后来实在找不着,我就想着退而求其次,找一把前朝或本朝的名琴。倒是打听着有了,可是都被一些老顽固的家伙收藏着,死活不肯卖给我!

  后来我去瞧了瞧,发现那所谓名琴也不过那样,旧兮兮的不说,好些还补过角……

  于是我就想着,干脆请琴艺大师现筑一把全新的,看着好看些不说,或许千百年后,也能成为一把名琴了不是?

  所以,就是它了。”

  众人一听,都笑了。

  贾母没好气道:“你自己没本事,弄不来那些好的,就出言诋毁,真是好不害臊的人。”

  王夫人、王熙凤等配合的发出一串笑声。

  薛姨妈的关注点却不在这个上面。

  薛家是做过乐器生意的,所以她才对筑琴的材料那般熟悉。

  她深深地知道,这样一把独特精致的琴,便是最熟练高明的老筑琴师,至少也得半个月才能制成一把!

  也就是说,贾宝玉至少在半个月前就着手准备这件事了,这……

  她不由自主看了女儿一眼,见她目光凝视着阶下的琴,神色迷离,她便知道,女儿想的比她还多些。

  她有些担心起来。若是再这么下去,女儿只怕整颗心都要陷进去了。

  薛姨妈第一次觉得,甥儿太优秀,也是一种麻烦,他要勾走女儿的心呢!

  ps:感谢盟主大人的厚爱,无以为报,只有加更。

  (原先的标准是万赏则加一更,如此一来,盟主则是十更……

  这还真是幸福的哀愁呢。

  想过提升标准来着,后来一想:若是以后没有人打赏了,如此做岂非很尴尬?

  所以,十更就十更吧,先欠着,慢慢还。其他万赏的大佬的也欠着,慢慢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