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七十一章 颠覆历史

作品:神级大明星|作者:半路出家人|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3 02:23:04|下载:神级大明星TXT下载
  正文

  刘志远耸耸肩道:“又没真的让你们怎么样,瞧把你们一个个给吓得啧啧啧!”

  我去不是吧?居然还这样的态度,当时学生们嗷嗷,“不管,您要给我们补偿!”

  “没错,作为补偿,我们别的不要多上一会儿课,少给我们几个烧脑的问题就好了,我们可是迫切的在等着您揭秘呢!”

  “就是就是,老师您可快点继续朝下吧,我都因为您这扔出来的一个又一个问题想的脑壳都要破了都没想明白,我今天必须在您这得到解惑啊!”

  ……

  “我擦,这刘志远……学生一般情况下不是应该着急着下课吗?每天上课就如同是受刑一样,但是这尼玛的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到了刘志远这还反了呢?”

  “我也是从来只见过老师拖堂学生崩溃的想撞墙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像是这种要求老师拖堂的!”所以说这刘志远的存在,简直就是一个奇葩啊。

  “那可不行,问题不让你们回答,脑子还是要说烧一下的,不然的话你们怎么会记得今天这堂课脑子思考的快要炸掉的感觉呢?”刘志远笑眯眯的说着,下面响起一阵的哀嚎声。

  随着这哀嚎声响起,刘志远已经开始叠加问题了,“第一,你们结合一下自己曾经看到过的阎立本的绘画风格仔细来分析看看,图的哪里像是阎立本的画风,哪些让你觉得存在别扭,如同生搬硬套,第二,两个《步辇图》差距虽然只有一个毫厘,但是意义上却谬之千里,你们能看出来两幅所表达的不同含义吗?”

  “啊啊啊!老师今天真是要将我逼疯,这问题一个比一个精彩,他提出来之后,我分明回答不上来,但是我却忍不住的想去思考,我的脑壳子已经容不下我考虑的那样多的问题了!”

  “前几个问题还没能解开,现在又来了新的问题,叠加在一起,这是想让咱们更加抓心挠肝啊,这节课真是精彩,但是太煎熬了,刘志远老师求您高台高抬贵手啊!”

  “根本是卖弄,不过是一个真品,一个复制品而已,在复制的过程当中显然这人是不够用心,直接导致了这一结果,你倒是好,居然将这话也能说成是什么别有深意,我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你的网红教师的名头是怎么来的了,一般人还真是没有你这样会卖弄,按照你现在这样的卖弄方式指不定你成明星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苗祖群在后面还愤愤个不停!

  “下去。”刘志远突然张嘴来了这么一句,正在央求的学生一双双眼睛顿时就落在了苗祖群身上。

  苗祖群在这样多的注视当中再能不知道这话是在说自己他就有些反应太迟钝了,但是正是因为反应过来了他才恼怒,对着刘志远道:“你小子别太猖狂!我可是专家,你在这里将我给赶下台,你知道之后你会面临怎样的后果吗?”

  “在不到和我平分秋色进行学术理论还要在一边一个疯狂抨击,没有根据,却要强辩的固执老头,台上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机会我给过你了,现在请你下去,不然的话,我会找来保安亲自动手。”

  刘志远不怒则已,这一怒起来,那行事举动真是让人整的是措手不及,毫不留情话说的苗祖群的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

  苗祖群当即站起来,怒指着刘志远道:“你好得很,居然撵我下台,还将我贬低的是一文不值,我就在下面听你后续要怎样圆你的漫天大谎,当然即便是你这谎给圆上,敢这样给我落面子,你也等着这场公开课结束之后你即将面临的一系列的后续需要接受处罚吧!”

  刘志远冲着秒老头在心中比了个中指,学识不行,肚量不行,脾气倒是不小,他还没说等他这节公开课之后让这老小子等着瞧呢,结果这边这老头倒是对着他直接放了狂言,当时刘志远都想直接呵呵了。

  “好了众位咱们继续。”苗老头下台台下那数以百计的尖锐眼神眼瞅着要将他给直接刺穿,刘志远一句话已经引回了众人的视线。

  “第一个咱们需要解开的是历史的真实性,毕竟这是第一问,要说起来第一问,我就要先针对两幅画的不同来进行一下意义讲解了,嗯,也就是说,这一次性解开的实际上是两个问题,哦,不对,是三个问题,对的没错,还有一个常识性的错误,是不是没想到啊?”

  刘志远的声调让人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但是他可没给人笑的时间,“对比两版步辇图,我已经说过不同点在于一副唐太宗的手中有小白色布袋,另外一幅没有不带,并且将唐太宗的手抹掉,并且宫女的手变成了一段袖筒,对吗?”

  “没错!”一听到刘志远要揭秘下面的人激动无比,扯着嗓子对于刘志远进行回应,刘志远笑道:“那么众位,我想说重点就在这个小白布袋里了,它是全图的核心,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有了它的话,画卷所表达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是授官而非许亲!”

  “我去!”“不是吧,娘的,我可是听了这课程那么多次,一直都以为这是典型的许亲图好吗?结果现在一堂课说我之前看到的图是假的也就算了,居然意义也他娘的变了?”

  “是啊,我擦,要是这样的话,那咱们之间熟记在脑子当中的东西有些略坑爹啊!”

  “刘教授请问您有什么跟根据?”虽然瑞华的学校将学生给教歪了是不假,但是学生寻求真理的心还是在的,遭受了一连串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问题之后,此刻他总算是忍不住,大声冲着台上的人出声询问,声调里面已经没了那种尖锐的意思,反倒是在求证,这才像是一个学生应有的样子。

  “刘教授请问您有什么跟根据?”虽然瑞华的学校将学生给教歪了是不假,但是学生寻求真理的心还是在的,遭受了一连串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问题之后,此刻他总算是忍不住,大声冲着台上的人出声询问,声调里面已经没了那种尖锐的意思,反倒是在求证,这才像是一个学生应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