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零一章 屠龙定胜负

作品:围棋传奇|作者:七死八活|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10-09 22:47:35|下载:围棋传奇TXT下载
  中午12点钟,和第一局的进程几乎完全一样,两人一共下了55手,中午封盘时间到了。

  唯一和第一局不同的是,由于先后手的不同,上一局的最后一手是李世石下的,而这一局的第55手,那却是李襄屏下的。

  李襄屏走出对局室后,相熟的记者照例围上来询问一句:“襄屏,怎么样啊?”

  李襄屏做愁眉苦脸状:“不好办啊,大家没看到吗,大猪嘴呢,对手又想吃我一个大猪嘴呢,这棋还能好办到哪去呀。”

  老谢张大记者等人哈哈大笑:“哈哈哈,想吃襄屏的大猪嘴?那小李也要有那么好的牙口不是.......”

  众人当然知道李襄屏刚才是在开玩笑,不过今天这盘棋下到现在,棋盘上那还真是又出现了一个经典的“大猪嘴”棋形------

  现在连李襄屏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他记得在上半年的时候,自己在和崔毒的一盘棋中,就曾经下出过一个“大猪嘴”,没想今天又出现类似的棋形,他心想怎么韩国的这些年轻棋手,总喜欢在这个经典棋形上和自己较劲呢?

  只不过虽然是同一个棋形吧,两盘棋的性质却有所不同,上盘棋的小崔那是真正的动了杀心,他就是想吃掉自己一个“大猪嘴”,只不过最后杀崩了而已,这才导致他那盘棋全局的落败。

  今天这盘棋的情况却不一样,小李之前之所以突然发力,他依仗的同样是一个“大猪嘴”没错,当这时其实连老谢都看得出来:小李并非是想杀棋,他期待的是李襄屏补一手,只要李襄屏老老实实委屈的补一手做活,那他刚才的强手就算大获成功。

  当然喽,其实在这个时候,同样是连老谢这种水平的都看得出来:在全局才50多手棋的时候,李襄屏是不可能老老实实补活一个“大猪嘴”的,他必然会在局部展开反击,而他上午落下的最后一手,其实就是反击的第一步。

  虽然还不知道小李会如何应对,但老谢知道今天这棋肯定会很好看了,战斗也会异常的激烈和复杂-----

  在全局50多手的时候,一个“大猪嘴”虽然只算一个官子吧,但怎么也是价值20目以上的大官子不是?,那么在一个局部战斗中,价值如此之大的一手棋居然双方都腾不出手,没啥好说了,这样的战斗必将是异常激烈,极有可能很快就延绵全局。

  事实上老谢的猜测一点都没错,下午一点很快到来,等两位对局者重新回到对局室后,人小李却没有像李襄屏第一局那样犹豫,面对李襄屏的第55手-----

  这其实可以看做是李襄屏的一步“试应手”,这手棋的意图,可以认为是李襄屏询问小李是战是和?

  小李很快给出了回应。

  是那种态度最强硬的回应!

  他的第56手棋,仿佛是明白无误告诉李襄屏:我就是要求你老老实实的回去补一手。

  对局室内,当李襄屏看到对手这样的应对之后,他身体微微前倾,开始重新验算一遍自己的作战计划了-----

  之所以说“重新验算”,那是因为面对小李这样的对手,对于他做出最强硬的回应,这当然也在李襄屏的意料之中,既然是意料之中,那么在中午封盘的时候,李襄屏当然也不可能完全闲着,他肯定也想过自己第57手该怎么下,因此现在,他只是出于某种谨慎,下意识的重新验算一遍而已。

  李襄屏的验算并没花费多长时间,因为围棋就是这样:越强硬的手段,就意味着双方转圜余地越少,既然转圜余地都没有,那可供选择的变化当然也就越少。

  比如面对小李的第56手,那么在李襄屏看来,双方接下来的10多手棋,这几乎是“一本道”了,现在没啥好想,必然的进程就别去浪费时间了,先把这些棋摆到棋盘上面再说。

  李世石貌似和李襄屏想到一块去了,当李襄屏落下第57手之后,他很快落下第58手,接下来双方噼里啪啦,在下午1点10分还不到的时候,李襄屏已经落下了全局的第69手。

  在这个时候,小李的手终于停下来了。

  而对于对手终于停了下来,李襄屏也是有所心理准备的。因为他刚才的那一手棋,那同样还像是个选择题,他再度把选择权交给对方,询问对手是战是和?

  小李依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1点18分左右,也就说他这手棋,想了还不到8分钟,他落下了全局的第70手------

  这依然是态度极其强硬的一手,这手棋一出,标志着这盘棋已经没有任何转圜余地了。

  看到这手棋之后,李襄屏心里叹息一声,他心说小李呀小李,你是真的欺负我不会杀棋吗?还是对自己的治孤如此自信?既然已经下成这样,那就来吧,咱俩今天就来操练操练死活题。

  只不过有趣的是,当小李第70手出现在棋盘上之后,李襄屏是已经知道今天将以死活定胜负了,并且自己是杀棋的一方,假如自己能屠龙的话,那么将是自己赢棋,假如自己屠龙失败,那么这次三番棋也就随之结束。

  然而在这个时候,大多数人还没看到这点,别说是普通业余棋迷了,甚至连老聂这样的,他都还不清楚李襄屏的目标在哪里-----

  这当然不能说人老聂的水平低了,实在是在这种职业比赛中,旁观者和对局者肯定不同啊,旁观者又不用负责,因此他肯定没有对局者算得那么深,更何况李襄屏今天设计的屠龙路线,那确实是有点曲折,老聂这个时候没看出来实属正常。

  下午一点半钟,当下午的第一张棋谱,也就是全局的第70手棋刚传到观战室的时候,老聂对人小李的第70手棋评价还很低:

  “哈,这里断一个?我怎么感觉小李的枪法渐乱呀,这里断一个有啥用?黑棋简单“跳”一个不就行.....”

  嗯,在实战中,李襄屏的确走了老聂设想中的那步“跳”,不过等到下午2点钟,当下午第2张棋谱传到观战室的时候,老聂的脸色变了,他开始变得一惊一乍-----

  不是因为别的,因为在这张棋谱中,小李秀出一步精妙的手筋,他一步看上去极其精妙的“靠”,竟然一举捕获了李襄屏刚才下的那步“跳”。

  “呀?要糟!黑棋这棋要糟了,这枚棋子被人吃死,那这棋已经没法下了吧。”

  听老聂在那一惊一乍,老谢连忙追问:“怎,怎么就没法下了,这不就一枚棋子吗,目数看上去也不是挺大,再说了,白棋为了吃这枚棋子,不是也让襄屏在中腹拔了朵花,这棋怎么就没法下了......”

  “目数是小事,你别忘了角上还有一个大猪嘴呢......”

  老聂继续一惊一乍道:“完了完了,黑棋的这枚棋子可是棋精,这枚棋子一吃,白棋整体上就算是变厚了,那么现在,黑棋好像只能屈辱的补一手了吧,如果只能屈辱的回补......完了完了,襄屏今天这是怎么回事,他应该是没算到人家的那步“靠”吧......”

  老聂这话当然是猜错了,李襄屏今天还早就算到了小李的那步“靠”,并且在老聂刚才这话当中,他还有一点搞错了,那就是当小李秀出那步手筋之后,真正变厚的不是白棋,反倒是黑棋变得更厚------

  更准确的描述:那应该是从局部上看,那的确是小李的白棋更厚,但是从全局上看呢,因为中腹那朵“拔花”,却是李襄屏的黑棋变得更厚。

  正是因为这种全局上的更厚,这就给李襄屏施展手段创造条件了。

  而李襄屏施展的手段也不是别的,那就是打劫,围棋中最常见的制造劫争!他在下一张棋谱中,很强硬的制造出一个劫争,把自己的那个“大猪嘴”,和对手的一部分包围圈卷入对杀。

  下午2点半钟,当李襄屏还是施展自己反击的时候,这时全局已经是80多手,下午2点40,当下午的第3张棋谱传到观战室,老聂继续在那一惊一乍:

  “啊?!黑棋原来还藏了这样一手呀.....不错不错,本来像这样的拼命手段,在绝大多数时候都不成立的,但今天的情况特殊,白棋既然让黑棋中腹拔了一朵花嘛,那这个拼命手段还真就成立了,你死我活了呀,这棋只能是你死我活了呀.....快算算,大家快算算本身劫材,像这样的天下大劫,那好像只要算算双方的本身劫材就行......”

  嗯,老聂这话说得貌似没啥问题,既然是“天下大劫”嘛,那当然只要计算本身劫材就行,观战室人多力量大,于是大伙很快算清楚了。

  等大伙算清楚之后,记者中棋力最高的两位张记者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这个......我怎么感觉是黑棋的劫材差一枚。”

  两位都有业6水平的张记者的确没有算错,如果从本身劫材上看,那黑棋的确是要差一枚。

  然而在对局室内,李襄屏却不慌不忙,因为根据他的判断,他认为这个劫争根本不是什么“天下大劫”。

  下午3点10分,全局第95手,李襄屏出手了,他突然在另外一个局部,下了一步非常犀利的“二路授根”。

  这步棋的作用,就是威胁白棋另外一条大龙。

  并且在下这手棋的时候,李襄屏心里已经知道,面对自己这手棋,对手已经不敢应了。

  那么在接下来,自己能否屠掉对手这条大龙,其实就已经成为本局的关键。

  屠龙定胜负!

  这盘棋的格局,突然一下子变得如此简单粗暴。